潮州古巷镇如空城 店铺关门民众持械自卫

广 东潮州古巷镇6日晚发生万人抗议示威事件。由于当局未能妥善处理这起事件,导致事态恶化,昨天官方指事件获及时处置,但当地仍气氛紧张,商铺全部关门, 民众持器械上街自卫,形容事态比西藏冲突更严重。有舆论警告,大陆民众怨气快达临界点,政府再不重视,冲突浪潮或全国爆发。
长期关注国内弱势群体权益的权利运动网站负责人张建平表示,这起事件说明官商之间有种千丝万缕的关系。由于这个政府不作为,导致民怨沸腾,发生事情之后,没有及时善后,造成不同地域的人仇视、对立,最后殃及当地无辜民众。
防暴部队进入古巷镇戒严
本月一日发生的讨薪血案,因当局未妥善处理,使得潮州民众与四川民工相互仇视。7日官方称,已妥善处理这起因外省民工欠薪讨款引发的“聚众事件”。据当地民众表示,当地气氛仍然紧张,防暴部队已进驻该镇戒严,镇政府前停满军车,古巷镇犹如空城,店铺全部关门。
因有消息传出四川民工仍会再次抗议。自清晨起,当地民众上街自卫,把守镇上各大主要路口,他们头戴黄色安全帽、手绑红色布条,并手持木棍、铁棒。部份青年更组成自卫队上街巡逻。
当地一位不方便透露姓名的村民对大纪元记者表示:“政府说已经解决问题,其实这边还在戒严,连省的部队都下来了,上面高层都知道这事,有派人下来。7日店铺全部关门,今天(8日)只开了一部份,附近的学校已开始上课。”
他表示,防暴警察在各主要路口戒严,经过的小汽车、大卡车都要查,进来的人都要查身份,特别是外地人。这边各村委会自发组织巡逻,到了晚上,青壮年到村里各个小巷去巡逻,大家都不敢出门,特别是外地人。
当地苏姓民众表示,7日来了很多武警,在液化汽库有100多个官兵守着。镇政府官员到各自然村蹲点,要求民众把情绪稳定下来,现在村民太生气了,那些民工看到车、看到人就砸。昨天街上门可罗雀,没有人拉东西来卖,没有人敢开店。
政府不作为 引发“潮川”民众仇视因网民不断发贴,事件已引起举国关注,并激起部份四川、潮州网友对骂战。在当地外省人表示,由于政府处理不好,引发当地人与四川人的矛盾,现在彼此都相互防备。其实平时大家都相处得很好。
对于此次事件,苏先生表示,所谓政府部门,小事没控制好,等到发生大事了才控制。当天晚上发生四川民工烧车、砸车,没有把局面控制下来,才酿成这么大的事情。国内的新闻大家都看腻了,这里发生的事情,民众看得很清楚,但报导出来跟事实差得很远。
有网友表示,我是潮州人,有史以来,潮州人与外地人总体上都是和睦共处;潮州人也经常被欠薪,所以主要的还是官商勾结,当局腐败,一手遮天,才导致了这样的事情经常发生。
另一位网友表示,这不是秀,是手足相残的闹剧,当大家以善、恶、穷、富、勤劳、贪婪、文明、凶残来辨识他人,不是简单把人分为外地人、本地人,悲剧就不会发生。
还 有网友表示,不是四川人和潮州人的矛盾,是共产党官商共同欺压百姓的必然恶果,与地域无关,因民工讨薪而被致残、致死的在全国屡见不鲜。共产党有军警,勾 结老板去盘剥民工,当你吃了亏去找政府,他们不但不向着你说话,反而总是站在老板的一边,动辄出动警察镇压,所以大多老板都有恃无恐,不把民工放在眼里。 官商的共同利益只有一个,那就是一起吸老百姓的血。

当局未妥善处理 导致事态升级
这起事件的导火线是:6月1日,来自四川的民工熊汉江陪同父母到潮州市明鸿庄园华意陶瓷厂讨薪未果,被苏姓老板派人挑断其四肢筋脉致其终身残废。《潮州日报》五天后才报导此事,当地警方称6月5日已将苏某等3名嫌犯全部抓获。
惨遭斩断手脚筋的熊汉江,虽保住性命,因伤势严重,即使治愈后仍属二级伤残。她的母亲说:“08年汶川地震,家里的房屋倒塌没有钱再建,我们三个人就出来打工,就为了这点钱(2000多元薪资)发生这悲剧,如果知道对方这么没人性,那我就不来拿了。”
消息称,公安接报抵达现场后,凶手和华意陶瓷厂的苏姓老板不知所踪,但是苏的家属却在当日下午拿了3,000元人民币给古巷镇政府做“掩口费”,再加上地方政府对事件一直不闻不问,引发四川民工的愤怒。
连 日来,四川老乡找到潮州市政府要求严惩凶手及幕后指使者,遭到武警镇压,并抓捕民工;6日晚上,事态升级,有数千四川民工围攻镇政府、派出所,要求政府给 个交代,过程中与防暴警察冲突,推翻及焚毁多辆警车,连路边民众的私家车也砸毁,还殴打车内人士。有网友指民工以当地人为敌,追打路人。
事后,官方称6日晚仅二百多人上街,只有三辆车被打砸、一辆被火烧,并指事件在晚上10.30分左右平息,9名涉事者被扣查。当地民众表示,加上围观的民众,最起码有一、二万人,一直闹到深夜二点左右 。
这位不方便透露姓名的村民表示,现在中国媒体都不实报导,其实被砸了几百辆车及一些铺面,被烧的车不止一辆车,双方都有人受伤,现在国内的媒体把矛头指向潮州人,说讨薪不到,发生暴动。
有网友发帖表示,当地有无辜村民被打死。苏先生表示,没有村民被打死,双方都有人受伤,听内部的人透露,6日晚上大约抓了40个四川民工。
对此,张建平表示,这起由民工和企业主发生的劳资纠纷,当农民工遭遇社会的不公,向政府求救时,如果这是负责任的政府,它会积极处理这事情,对剥削、掠夺劳工权益的企业主行为,行使它的公权利来惩处,但民众没有看到这个结果,因而将事件恶化,实际上是逃避它的责任。

 

原文:molihuaxingdong.blogspot.com/2011/06/blog-post_504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Verify Code   If you cannot see the CheckCode image,please refresh the page ag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