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工程师妻女空难丧命 丈夫跨越国境手刃责任人

2007年11月28日15:59

来源:中青在线

俄罗斯“复仇者”归来本报特约记者 莫风 一起空难让俄罗斯建筑工程师维塔利刹那间失去了爱妻和一双儿女。面对试图推卸责任的航空调度公司,愤怒的他跨越国境,到瑞士手刃失职的调度员。

1.让人心碎的午夜 “维塔利是个善良的建筑工程师。”在俄罗斯北奥塞梯首府弗拉季高加索,熟悉他的人都这样说。拥有贤惠的妻子,养育着一双儿女,生活富足……在维塔利看来,这样的生活足够了。然而,一个让人心碎的午夜,让这样一位彬彬有礼的中年男子跨越国境,制造复仇血案。 2002年7月1日晚,俄罗斯巴什基尔航空公司的一架图154客机,正向目的地西班牙巴塞罗那飞去。这架飞机上的主要乘客,是一群准备去度假的 俄罗斯孩子和他们的父母,飞机上充满了孩子们的欢笑声。不过现在,飞机上安静下来了,经过几小时的飞行,孩子们有些疲惫,窗外的夜色成了催眠剂。维塔利的 妻子斯韦特兰娜,照顾着两个孩子,11岁的儿子康斯坦丁和4岁的女儿季阿娜已经进入梦乡。斯韦特兰娜和儿女此行的目的,是去看望正在西班牙工作的维塔利。 此时,在瑞士苏黎士空中管制中心,值班的航空调度员彼得•尼尔逊正在两个工作台之间巡视。另一位同事临时离开,他不得不来回照应。 当晚23时29分,德国慕尼黑管制中心把对这架客机的管制权,移交给瑞士苏黎世管制中心。6分钟前,一架属于敦豪公司的波音757货机,获准飞往德国斯图加特。 “BTS2937(图154的航班号),立即下降高度。”当晚23时34分,彼得•尼尔逊觉察到碰撞危险后,慌忙向图154航班发出指令,图 154航班随即降低高度。但彼得•尼尔逊没有注意到敦豪货机同时向控制台发出的下降报告。43秒之后,在德国和瑞士交界的博登湖上空,两架飞机相撞。

 2.他要让责任人谢罪 噩耗传来,维塔利失魂落魄地赶往坠机区域——博登湖的德国一侧。他是第一个赶到那里的遇难者家属,由于没来得及与现场指挥部门沟通,负责现场保护的警察拒绝让他进入警戒区域。本来能讲德语的维塔利,语无伦次地哭喊着、挣扎着往里闯,直到德国警察意识到他是遇难者家属。 目击者这样形容这起事故:“两个巨大的火球从天上掉下来,很多燃烧着的物体甚至尸块也这样掉下来。”飞机残骸和遇难者的遗体分布在大片的区域 里,维塔利在救援人员的陪伴下,艰难地挪动脚步。当他们找到维塔利4岁的女儿季阿娜的遗骸时,维塔利几乎崩溃了,甚至失去了看妻子最后一眼的勇气。 事故发生后,瑞士苏黎士空中管制中心称,图154客机的飞行员对降低高度的指令反应迟钝,导致客机同货机相撞。空管中心所属的空中导航公司透 露,他们曾多次要求图154降低飞行高度,但飞行员对此置之不理。当它终于下降时,迎面飞来的货机也开始下降。空中导航公司地区控制中心的负责人在记者招 待会上称,瑞士导航员彼得•尼尔逊具有多年的导航经验,他当时“正确地启动了正常的躲避程序”。 但是,俄罗斯和德国方面的调查报告对此并不认同。维塔利逐渐从痛不欲生中摆脱出来,要为妻儿的死讨个公道。维塔利数次找到瑞士苏黎士空中管制中心,对方的态度从置之不理转为试图破财消灾。这让维塔利相信,事故是“人为”的,他决心让责任人谢罪,为家人报仇。

3.从受害者变成罪犯 2004年2月24日傍晚,苏黎世郊区克洛腾镇列巴维戈大街26号门外,来了一个中年男子。“我想找彼得•尼尔逊。”通过门口的对讲机,尼尔逊 太太知道来人要找自己的丈夫。“彼得,门外有人找。”尼尔逊太太上楼让丈夫出来接待客人。不多时,尼尔逊太太听见门口传来争吵和打斗声,当她从楼上跑下来 的时候,发现丈夫倒在了血泊中。 随后赶到的医生证实,彼得•尼尔逊身中数刀身亡。警察迅速封锁了小镇。当年2月25日,瑞士警察在苏黎世的一家酒店里抓获了正准备乘飞机返回俄罗斯的48岁的犯罪嫌疑人维塔利,并在他身上搜出了包括彼得•尼尔逊在内的瑞士空管人员的资料。 面对警察,维塔利很平静,他表示自己做了该做的事情。得知尼尔逊太太和孩子们更换了住所时,维塔利平静地表示:“我不会去伤害他的妻子和孩子,因为过错是他一个人的。”

4.“拷问心灵”的庭审

为妻儿报仇的维塔利,得到了俄罗斯人的普遍同情,人们发起了一场解救维塔利的运动,甚至向外交部门施压,希望政府出面为维塔利说话。

俄罗斯官方于是通过多种渠道与瑞士政府和司法部门沟通,希望将维塔利引渡回国接受审判。不过,瑞士司法机构没有同意。经过一年多的调查,瑞士检察机构以“蓄意谋杀罪”正式向瑞士联邦法院起诉维塔利。

2005年10月26日,法院宣判了此案。这天,法院的旁听席上坐满了人。德国一家报纸用《对心灵的痛击》为题,记录了宣判前法官和维塔利的对话。

“这个不幸事件重创了你的生活。你说过,它把你的生命推到了尽头。是这样吗?”

“是的。”

“你亲自鉴别了自己孩子的遗骸?”

“我的孩子是遇难者中最小的,他们的遗骸几乎不用鉴别。”

“那你妻子的呢?”

“我没有能力再看她一眼。”

“控告中指出,为妻子和孩子报仇成了你生命中惟一的目标。是这样吗?”

“这是我能为他们做的全部。”

“你曾说,每天早晨,你都要把妻子和孩子的照片拿出来看,夜晚也是如此。是这样吗?”

“是的。”

这时,维塔利出示了一份2003年11月11日的协议,协议由瑞士空中导航公司出具:“空中导航公司决定为事故的遇难者提供额外赔偿,每个遇难 的孩子赔偿5万瑞士法郎,遇难的父母,每人赔偿6万瑞士法郎。作为交换,遇难者家属放弃追究本公司的任何权利。”维塔利表示,正是这份协议,促使他在 2004年2月来到瑞士,向空中导航公司和彼得•尼尔逊讨个说法。

维塔利向法官和旁听席上的人们讲述了自己与彼得•尼尔逊的那次会面。

“我找到了他,但他不准备为过失承担责任。我拿出了孩子的照片,对他说‘这是我死去的孩子,希望你想一想,如果你看见自己的孩子在棺木中,你是什么感受’。”

“这导致了你的愤怒是吗?”法官问。

“是的。他们居然试图用一纸协议让我出卖亲人的尸体!这绝对办不到!这是对遇难者的亵渎!”

“你为什么要到瑞士来?”

“我要让空中导航公司向我的家人谢罪。”

“你对与彼得•尼尔逊的会面有什么期望?”

“让他道歉。”

“你怎样介绍自己?”

“介绍自己?如果他不知道我是谁,为什么打我,为什么扔我装着照片的信封?当他把我妻子和孩子的照片抛开的时候,我感到妻儿的尸身在坟墓中被翻转,甚至被从棺木里抛出来。”

“当时你做了什么?用刀刺向他?”

“关于这个我不想再说。”

此刻,法庭上沉默下来,可以听见阵阵呜咽声。

5.“复仇者”回家

2005年10月26日,瑞士联邦法院判维塔利“蓄意谋杀罪”成立,判处他8年监禁。今年6月,法院将维塔利的刑期减至5年零3个月。今年11月8日,瑞士联邦最高法院决定提前释放维塔利。

维塔利被释放的消息立刻充斥了俄罗斯主要媒体。11月12日,维塔利的大哥尤里得到维塔利即将回国的消息后,匆忙联络亲朋,准备到机场迎接弟弟。维塔利的姐姐准备好丰盛的家宴,等着弟弟回来。

在从瑞士飞往俄罗斯的航班上,俄罗斯电视台的记者采访了维塔利。“我不觉得瑞士人都是坏人,在监狱里我交了瑞士朋友。”维塔利说。俄罗斯电视台 还报道了一位瑞士老太太,3年来坚持给维塔利写信,劝他好好活下去的故事。维塔利说:“即使不看发信人是谁,我也知道哪些信是那位老太太写来的,她总在信 封的一角画一个金灿灿的太阳,希望我今后的生活永远在阳光下……”

莫斯科多莫杰多沃机场。今年11月12日23时24分,随着闪光灯一片狂闪,眼里噙着泪花的维塔利出现在众人面前。

经过两天的调整,维塔利回到了弗拉季高加索,在下飞机的一刹那,他再次落泪。机场附近站满了迎接他的乡亲。当数不清的人们陪着维塔利连夜来到他妻儿墓地的时候,维塔利第三次流泪了。他把脸贴在冰冷的墓碑上,用有些颤抖的手轻轻抚摸着墓碑上妻儿的遗像,任泪水流淌。

在维塔利刺杀空管员彼得•尼尔逊的3个月后,博登湖空难调查逐渐落幕,瑞士政府正式向俄罗斯道歉。时任瑞士联邦委员会主席伊奥杰弗•戴斯,在一 封公布在瑞士驻俄罗斯大使馆网站上的信中写道:“我代表瑞士联邦委员会向您表示歉意,瑞士方面在这场空难中犯了许多错误。请普京总统放心,瑞士方面将调查 事故责任人,并将采取包括刑事诉讼在内的一切措施。”

今年5月在瑞士比拉赫市举行的法院听证会上,空难案的8名被告拒绝承认自己的罪过,将责任推到已经被杀害的调度员彼得•尼尔逊身上。今年9月4 日,比拉赫市地区法院确认,苏黎士空管中心所属空中导航公司的4名雇员,在空难中犯有过失杀人罪,其中3人被判处12个月监禁,缓期执行,还有1名被罚 款,另外4名被告被宣布无罪。

青年参考

 

摘自:news.sohu.com/20071128/n253650943.s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Verify Code   If you cannot see the CheckCode image,please refresh the page ag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