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慎坤:谁扼杀了中国媒体人的良知?

2011-08-01   来源:博客网

据路透社报导,高铁动车追尾事故发生后,中宣部第二天就发出指令,限制对这场灾难的报导。中宣部要求媒体以“大灾面前有大爱”为主题报导此事,“不质疑,不展开,不联想”。中宣部还要求媒体不要调查事故原因,并提醒记者报导此事应以官方信息发布为准。

 

但是,在微博的推动下,中国大陆的媒体还是有很多报道和炒作,特别是针对铁道部的批评和责问。29日是7.23火车追撞事故第七日,中宣部于当晚再 次下发禁令:“鉴于7.23甬温线特别重大铁路交通事故,境内外舆情趋于复杂,各地方媒体包括子报子刊及所属新闻网站对事故相关报导要迅速降温,除正面报 导和权威部门发布的动态消息外,不再做任何报导,不发任何评论。”

禁令下达之后,国内一批有良知的媒体人在微博上发出抗议,“要开20几个版面天窗”……。有多家报社的编辑在微博上贴出了因禁令被撤下的版面,也有记者在个人微薄上转播再也无法上版的新闻。

 

上海《青年报》头版近乎开天窗,版中只有温家宝前日在事故现场献花鞠躬图片,以及出事动车D301和D3115两个编号,最下边则是一行小字: 2011年7月23日20:34。独特的版式胜过千言万语,29日大受欢迎卖断市。

 

上海《东方早报》也罕见以纯文字、大幅留白、变换字体大小的方式,无导读、无图片,直接印上白底黑字,摘录温家宝答记者问:“政府最大的责任,就是保护人的生命安全”,“救人。铁道部是否做到,要实事求是回答”。

 

广州《南方都市报》更以全黑首页,带出16版专题报道,总题为“真相是最好的纪念”,并配以社评,如杜鹃啼血,痛悼遇难者,叩问责任人,呼吁“我们 拒绝用死亡叠加的高速发展,我们相信真相的力量”;对谎言的不满跃然纸上;《南方日报》也以社论方式,喊出“应把经济发展步伐放慢点,让人民的尊严也能坐 上高速列车,与社会同步”。

有报社编辑呼吁报社老总鼓起勇气抵制禁令。媒体人阿丁呼吁,“媒体老总们,请在此刻积蓄勇气、唤醒良知、拒绝附逆、干掉猥琐、放行真相;禁令是用来突破的不是用来奴才听令的,绳索是用来挣脱的不是拿来自缚手脚的,这一回,能不能站着把新闻做了?”

但是,不管怎么说,中宣部的指示还是在执行中。《新京报》一名编辑解释被迫撤版的过程,“坚持又坚持、妥协又妥协之后,仅存的4个版也被 和谐。长歌当哭。没办法,我们要为2000多新京报员工的饭碗考虑。”一名北京新闻从业者说,“今晚的扼杀气愤却又无奈,不得不从。在中国,一切媒体都是 党报,一切新闻人都是臭不要脸,一切遇难者都是我们自己。”

一家广州报社的资深编辑说,“今夜,百家报纸在撤版,千位记者被毙稿;中国,万个游魂无处安放,亿个真相正在破碎。这个国家,无数只恶棍的手,在羞辱着你。”

当天晚间,网络上传出中央电视台《24小时》栏目的制片人王青雷因节目中批评了铁道部被停职。据称,王青雷因动车追尾报导事件被停职,原因疑为他在新闻播报前表达了一番对现状的悲愤,以及不要把车头这么快埋掉的话。

 

有网友要求央视对制片人王青雷被停职一事作出解释,并且称“温总理应该过问这件事,否者你的公开表态将失去意义。王青雷被停职不太可能是央视所为,背后应该有上峰指令。这个上峰是谁?”

王青雷的同事在微博上透露:“我来央视这些年,因为在节目中说真话说狠话受批评的人,见过。因为在节目中出了无心差错而被下课的人,见过。因为说真 话说狠话而被下课的人,还是制片人,第一次见到。青雷坐在酒桌,话语不多,不抽烟,像品红酒一样啜饮着啤酒。他的笔锋像刀而坐在那里的本人却谦逊温和。”

 

为了不能忘却的纪念,现摘录几段王青雷的微博:

 

王青雷:今天一位亲近的同事说,“目前的困境是暂时的”,我反对!明明困境是长久的,顺境才是暂时的。我们老是打乱领导的部署,其实这么多年,部署 来部署去还是那个进一步退两步的熊样,真的改变过吗?只是自欺欺人罢了。我总是有些担心的:老是这不让报那不让报,最后换来的会不会是中国民众的“以暴易 暴”?

 

王青雷:看中东世界的变化,设问自己:没有“花样革命”是否就无法迎来自由、民主的国家和生活?“改革向左,开放向右”—类似这样的“中国式悖 论”,在当今中国比比皆是。我们生活在一个悖论的国家,和这个国家的悖论时代。因此,我们苦苦求解,却总是无果而终。谁能给中国一条出路?只有提问,没有 回答。

 

王青雷:作为媒体人,感慨于在日本大地震的报道中NHK显示出的真正的客观、理性、公正的媒体精神和职业操守,它甚至超越了日本政府成为大灾难中日 本的品格。这是一个“公共电视台”而非所谓的“国家电视台”呈现的风范。他们及时迅速的公布政府信息,但并不代表政府,或者成为代言人。

 

王青雷:没有看《建党伟业》,也永远不会看。回望历史,这个党派已经完全违背了它当年革命的初衷——让人民翻身做主人。政党独裁比枭雄独裁更具有欺骗性,它假借历史和人民的名义统治国家,让更多的既得利益者维护它的合法地位。

 

王青雷:中国社会到底该怎么办?所有的追问,最后都不了了之;所有的质疑,最后都无果而终。没有言论自由,没有新闻自由,不能游行示威,不能问责政 府,没有希望改天换日。网路的声讨也只能是民意的互动,而并非行动。一个名义上属于全体公民的国家,而实际上却掌握在极少数人手里。为什么?!凭什么?!

 

王青雷:一个社会,总有一些我认为的“底线行业”,例如:教师、医生和记者。一个国家,只要还有一个为了孩子扎根执教的教师,这个国家就还有希望; 一个国家,只要还有一个拒绝红包救死扶伤的医生,这个国家就还有生命;一个国家,只要还有一个不畏强权针砭时弊的记者,这个国家就还有灵魂。中国,很有!

 

文章摘自:www.sydneytoday.com/news/bencandy.php?fid=30&id=13212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Verify Code   If you cannot see the CheckCode image,please refresh the page ag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