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20日 星期五

威廉姆斯:朱承志――矿主、访民与公民的人生三部曲

liwangyang-zhuchengzhi%2B20120606142723334-754209
朱承志(右)今年三月到医院探望李旺阳
他是一个忠实实践着’人民自救’的人,他是维权运动中涌现的有一位仁人义士,他不计后果得失地扛起了通往地狱的闸门……

一个践行『人民自救』的公民


2012年6月6日,62岁的朱承志,因关注李旺阳”被上吊”一案,先是被湖南邵阳警方治安拘留,十天过后,因其拒写”不过问李旺阳非正常死亡事件”的保证书而被转为了刑事拘留。
自从义无反顾地走上公民之路后,62岁的老朱大哥已多次”享受”过刑拘”礼遇”;可是,这次被刑拘后还能平安归家吗?
此问题,让海内外无数关心并牵挂他的朋友们感到甚是焦躁不安。于是,互联网上响起了一阵阵”朱承志回家”的呼声,与此同时,还有好多人提笔来为他撰写了一篇篇催人泪下的文章。美国旧金山的中国人权活动人士葛洵,为了呼吁更多人参与到关注朱承志的安危一行列中来,还专为他创建了一个”自由承志”的网站。
独立影像记录者老虎庙在其2009年的一篇《好人朱承志》的网文中写道:”老朱是谁,一个陌路之人,一个忠实实践着’人民自救’的人,一个再再平凡不过的中国老人”。
“在苏州灵岩山,我见到了本不相识的朱先生:慈眉善目、语气温和、清瘦而执着的小个子,下巴留有一缕飘逸的长胡子。”这是一位名为江淳的网友在其《朱承志何罪之有?》一文中的一段话。


上访之路与维权英雄


朱承志是湖南邵阳人,早些年前,他与几个朋友合资在云南某地开矿,没想到一起案值千万元的官司,在投入大量金钱与时间后,却换来了一纸枉法裁判的判决书。因不甘心打拼多年的资产一夜之间”化为乌有”。顺民朱承志便踏上了进京上访道路。然而,上访的结果却是被非法关押40天。
关押结束后,他先是在云南省高院当庭喝农药以示抗争,其后又在云南省委门前静坐了六十余天。然而,刚强的老朱身上却并未因此而照射到一丝 “公平与正义的阳光”。
此番惨烈的人生打击过后,老朱彻底放弃了对腐败体制的最后一线希望,从此,一个维权英雄便出现在了互联网上。
对于这种巨大的人生与思想转变,朱承志只是淡淡地说:”正是因为这个官司,让我凤凰涅磐了,明白了人生还有另一种活法。”
自从弄明白了”人生还有另一种活法”后,老朱就把关心法治建设,关注人权危机,帮助更为悲惨的底层人生,参与民间维权行动与公民运动,当做了他的人生奋斗目标。
2009年冬,一个仙风道骨、下巴颏上蓄着一缕山羊胡的湖南老头儿出现在了在北京,此人响应一伙人称”北京傻人”的”民间救助――让天安门广场不再有冻死的人”的倡议,一出手,就捐给了饥寒交迫的”天安门流民”一万元人民币,事后,心细的人们却发现这位款爷竟住在南小街一个每天住宿费仅30元的小旅馆里。
这个湖南的小老头儿不仅向流民伸出了慷慨援手,而且还时常与民间志愿者们一道深入”流民营”去了解情况、安慰流民,以及做一些琐碎的事情。某日,这位老者因用相机记录了国家信访中心大门外的访民抗议示威活动,结果又遭到了警方三十天的拘刑。
2009年夏季,”福建三网民”案在互联网上被曝光后,这位老者因被 “三网民”的事迹所感动,毅然决然地加入了福建三网友关注团。
在2010年春季的两次声援三网民公民行动队伍中,有了一位头缠黄丝条,手提红灯笼的精瘦老头儿的身影,他就是老朱。
据 王荔蕻大姐说,朱大哥是自费前往马尾法院申请旁听的。”4.16″行动那天,公民围观者老朱还冷静睿智地与现场执勤的警官耐心沟通,最后还取得了警官对抗 议者的理解。可是,当他听到三网友仍被法庭分别被判处两年或一年有期徒刑的消息后,这个铮铮铁骨的湖南汉子,竟像孩子似的嚎啕大哭了起来。
艾晓明教授在得知朱承志先生被刑拘的消息后,立即在她的博客上写下了一篇《想念朱大哥》,在此文中,她用女性作家细腻的笔触,通过其2011年9月9日赶赴王荔蕻案二审法院外参加抗议围观活动的亲身经历,描述了同为围观者的”朱大哥”一个个感人的小故事,例如:
“那天他还是买的硬座票回去湖南老家。由此可见,老朱当下的经济状态不好。他能买机票赶荔蕻的庭审时间,回家却坐硬座;我印象中他不仅非常节俭,而且吃得很简单,如他所说,玉米南瓜就能饱肚子了。”

 

 

从祭拜林昭到救助李旺阳


近年来,每到4月29日这一天,朱承志都要千里迢迢地去到苏州林昭墓前祭奠这位伟大的殉道者,为此,他曾两次被请到当地派出所喝茶。今年四月,老朱的祭拜行动再一次遭到警察的阻挠。
著名的”福州三网友”之一的范燕琼女士,在其《社会的良知》一文中,除了详尽回忆了与朱承志相识并交往的若干往事之外,也还提到了这件事情:
“朱大哥电话中告诉我说:我们这个社会太需要林昭这种人了!为此,自从得知林昭之后,朱大哥每年都要去祭拜,而且是大张旗鼓的去祭拜,他希望这样能够多少唤醒一些人去关注,去思考,去行动,从而改变这个腐朽不堪的体制!”
6月6日,湖南邵阳的民运人士李旺阳突然”被上吊”后,两天前还同他亲密交谈,并盘算带他进京治疗失聪耳朵的同乡兼同窗朱承志,不仅火速赶到他惨死现场抢拍了一段视频及一些照片,而且还公然向当局提出了”被自杀”的质疑。
其实,早在李旺阳刚出狱之际,朱承志就时常冒着风险前来陪其聊天,并还在网上公布了李旺阳的帐号,发出了给这位英雄提供人道援助的呼吁。
尽管乐观的朱承志曾戏言过:”老婆讲,我是六十岁的年龄,四十岁的身体,二十岁的心态。”;虽然他不计后果得失地扛起了通往地狱的闸门;但是,他的家人、他的亲密朋友,以及成千上万的网民们,却为他心急若焚、焦虑万分。艾晓明在其《想念朱大哥》中说:
“朱承志的不自由,毫无疑问就是我们每一个人的不自由。为此,我的话再平淡,也需要讲出来;就算警方充耳不闻,我也希望朱大哥将来有一天能听见,你的朋友们都在高呼:朱承志无罪!释放朱承志!”
――原载《动向》杂志2012年7月号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Verify Code   If you cannot see the CheckCode image,please refresh the page ag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