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南都》和《南周》因报道北京水灾受打压

2012-08-14

北京7月21日降暴雨,造成淹水灾害。官方称,有77人在水灾中死亡。有报道说,当局高调宣传政府灾后救援行动,在重灾区设置警戒区封锁消息,禁止媒体采访 报道。南方报业集团报刊有关北京水灾的报道受到撤版整肃。

海外的中国公民维权联盟12日转发《阳光时务》第25期一篇题为“南方事变:中共整肃南方报业纪实”的报道说,中国首都北京7月21发生特 大水灾后,当局不仅拖延公布最新遇难人数,而且公布的死亡人数与民间统计数字差异很大,引起民众愤怒。当局还想方设法限制媒体报道水灾实况,在房山重灾区 设置警戒区,禁止 记者采访。

尽管如此,广州的《南方周末》和《南方都市报》原准备在7月25日用12版报道北京水灾遇难者的详情,但在付印前,被当局命令撤版。当局还逼迫《南方周末》刊登歌颂水灾殉职官员的报道,但受到编辑记者抵制。

香 港《苹果日报》报道说,曾在中国的南方报系工作的记者龚晓跃以及其他多个媒体人7月26日在微博上透露,《南方周末》原本对北京水灾报道编排了8个版 面,7月25日交付印制前,却被“北方派过来的大腿和南方某些有抱大腿恶习的细胳膊”下令撤稿,主管的报社负责人苦求也没有用。有媒体人还透露,同属南方 报系的《南方都市报》,当时也有4个有关北京水灾的专版报道被下令撤稿,换上公益广告出版。

维护新闻自由的国际组织 “记者无国界” 的约翰-别尔就中国大陆目前的新闻自由状况表示:
“中共政权在控制信息方面变得相当微妙,比如说在谷开来案件的问题上,和前不久发生的北京水灾问题上,中共都紧密控制有关报道和网上言论;但同时中共近来 开 始采取一种引诱人们发表言论,然后靠这些言论摸清人们对这些问题的看法,甚至根据获取的信息来逮捕发表不受政府欢迎的言论的那些网民和作家。中国目前至少 有68名异议网民和30名记者被关押。中国显然依然在言论自由方面还处在相当差的状态中。因此它老是被排在国际组织新闻自由榜的最后几名。”
报道说,广州的《南方都市报》和《南方周末》两份报刊有关北京7-21水灾的报道都以深入介绍水灾遇难者个人故事为重点,是弥漫悲情又充满 人性的报道。但报社因此有违北京官方的新闻检查指令,令当局不满。例如《南方周末》有一篇报道题目为《你的名字,你的故事》,介绍了水灾中死去的25个人 的故事,包括开车经广渠门桥下被水浸三个小时,因失救被溺死的丁志健;在北京打工刚半个月的安徽男子骆金;被倒塌的仓库屋顶砸死的张锦祥兄弟等。

而 《南方都市报》当时要报道的故事包括:女子石珊珊给老公发短讯“我抓到一棵树了,你别着急”,以及郑冬洁在京港澳高速发短讯“老公来救我吧”。两人都因失 救而死。这些报道绝大部分个案其他媒体也有报道。但当局不但将原先制作好的版面撤换,还要求换上报道水灾中殉职的五名地方官,并指定用“英雄”作标题,因 遭编辑记者抵制而没有得逞。
旅美中国学者谢选骏就此表示:
“中国政府控制媒体还是共产党控制媒体比法西斯还要严厉,它比法西斯主义的控制还更彻底,它有组织上的控制。法西斯控制媒体,但报纸是老百姓自己办的,如 果报道出格的话给予惩罚,这是法西斯主义的办报方式。那么共产主义的办报方式,报业本身就是共产党自己的产业,自己直接派党的官员控制,所以它比老百姓办 的那些报纸,法西斯主义下面的新闻管制更彻底。组织上限制了新闻自由。第二,它也采取一些事后的惩罚措施,如果组织上的限制不起作用了,比如在1989 年,或者现在有什么重大事件的时候,有一些新闻界的党专员不服从上级领导的指示或者主张,共产党会给予事后的惩罚。”

报道说,广州的《南方都市报》和《南方周末》多年来一直受到当局打压,经历过几次编辑人员被撤换的命运。这两个报纸这次报道北京暴雨灾害过程中再次遭打压,说明当局对新闻和言论的严密控制,也说明目前中国大陆新闻媒体的可悲处境。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希望的采访报道。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Verify Code   If you cannot see the CheckCode image,please refresh the page ag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