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政:举国体制下的中国运动员享受不到伦敦奥运会的欢乐与荣耀

2012-08-14

伦敦奥运会结束了,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常赞这是一届欢乐与荣耀的奥运会。体育评论人士方政指出:在欢乐与荣耀的伦敦奥运会上,举国体制下的中国运动员却个个背负着沉重的压力。通过本届奥运,中国民众已经开始对举国体制提出强烈质疑。


旅居美国旧金山的方政是一位著名中国民运人士,他曾就读北京体育学院运动理论系。记者要求方政谈谈对伦敦奥运会的观感,并与四年前 的北京奥运会做个比较。方政认为,伦敦奥运像个大派对,运动员、观众,尽情享受大派对带给他们的欢乐,这一点尤其在开幕式、闭幕式上体现得最明显。不过中 国的情况就截然不同,他说:“开幕式、闭幕式对中国来说,包括参与者、包括主办者,都把它做成一个非常紧张的、压抑的政治秀,很少感受到全民参与的欢乐。 另外从筹办的过程中,中国不惜巨资,慷国家之慨,扰全国之民,精心准备这么一个面子工程,跟伦敦奥运会是完全不同的应对方式。”

方政指 出,凡是搞体育举国体制的,都是国内问题非常多、国际形象恶劣的国家。过去的苏联东欧社会主义集团如此,今天的中国、朝鲜更是如此。他说:“不然这个国家 为什么要搞举国体制?为什么要把体育跟政治结合得那么紧密?一定要通过体育去所谓弘扬国威、什么振奋民族精神、把这个东西赋予这么高的政治使命呢?证明你 这个国家有问题,你的国家人权很糟糕,你的老百姓幸福感很低,你的经济并不强大,你的国家并不是很美好。但是他们要一美遮百丑,要靠这个东西套上一件皇帝 的外衣。”

方政说,他注意到,本届奥运会举行期间,海内外舆论,尤其是中国国内的知识界和广大民众,对中共政权实行的体育举国体制提出 了强烈的质疑。这种质疑,是民众的权利意识觉醒的表现。他说:“投入了这么多钱,老百姓不知道啊。而且所谓冠军、所谓的金牌,与老百姓没有太大关系。我们 人民的群众体育、学校体育越来越糟。我们不能靠这点东西撑着形象工程,而自己的利益一点一点被剥夺。人的权利意识觉醒了,我们被侵权了。就像教育被侵权, 人们要求教育平权;医疗保健也被侵权了,公费医疗都倾斜到老干部身上,全民的医疗保险怎么办?体育也被侵权了,我们也要体育平权。”

方政表示:举国体制是极权制度的产物,也将随着集权制度的覆灭而消亡,就如前苏联和东欧。举国体制消亡后的中国运动员,就可以和大多数国家的运动员一样,参加奥运会不再沉重,就像是参加一个欢乐与荣耀的大派对。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CK发自旧金山的报道。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Verify Code   If you cannot see the CheckCode image,please refresh the page ag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