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高位截瘫者,为何会制造爆炸案?

(2012-09-04 07:52:42)

标签:

杂谈

分类: 法制评论

  据媒体报道,3日上午8时左右,荣成市滕家镇政府院内发生一起爆炸事件。当事人曲华强用购买烟花爆竹自制的爆炸物引爆身亡,并造成6名政府工作人员受伤。

    这是2011年5月26日以来第三起报复性的爆炸案,前两起分别是,江西省抚州市临川区访民钱明奇制造的爆炸案,他因为十年前的房屋强拆没有得到妥善处 理,通过微博发生报复性的警告后也没有引起当地政府重视,最后他以爆炸方式走上了不归路,这起爆炸案共造成4人死亡,9人受伤;第二起是2012年5月 10日发生在云南省巧家县白鹤滩镇花桥社区便民服务大厅爆炸案,犯罪嫌疑人是邓德勇、宋朝玉。他俩雇用不明真相的赵登用背着炸药包进入拆迁赔偿现场再遥控 起爆,这起爆炸案造成4人死亡,16人受伤。

   这些爆炸案的共同特径,就是犯罪嫌疑人反映的问题,始终得不到合理的解决,最后逼使他们以爆炸方式走上不归路。

  据当地政府通报称,犯罪嫌疑人曲华强,原为滕家镇建筑公司木工。1994年11月3日上午在建筑工地施工时,被塔吊 吊运的振动棒及电机坠落砸伤头部,致高位截瘫。事故发生后,企业负担全部医疗费20多万元,并按1997年的《企业职工工伤保险条例(试行)》相关规定。 发给曲华强一次性伤残抚恤金、伤残补助金、护理费共计126270元。2004年以来,曲华强多次致信各级机关,要求按照2004年新颁布的《企业职工工 伤保险条例》提高补偿标准,并向镇政府提出无偿提供一套门市房或在其院内建一处面粉加工厂的要求。经有关部门调查认定,曲华强的伤残待遇问题按照有关政策 规定已经办结,其新的诉求无政策依据。

  从政府的通报来看,应是曲华强在无理纠缠,但这毕竟是一方面的说法。

  为了能找到死者生前的说法,我开始在互联网上搜索,找到了一个博客,疑似是曲华强本人所写。这个博客的名是“sd正在行走的BLOG”,http://blog.sina.com.cn/sd6854321开 设于2007年5月10日,共有十八篇博文(包括新浪网发的开博文章在内,由他发的是十七篇)。他在2008年2月21日至22日发表了《政府逼迫我签订 不合理不合法的〈伤残处理协议〉》和《被迫签订的协议(上、下)》,在文中他披露了事故起因和协议签订经过,以及自己的上访经历。他在文章中称,曾经多次 向有关部门咨询投诉,也多次向地方官员和中央领导写信反映,但始终得不到任何回复。

  他在《政府逼迫我签订不合理不合法的〈伤残处理协议〉》博文的开头写道:“希望您能忍耐着看完我这封信,我复仇炸药包的引线开关正开着,很快朋友们就会听到猛烈的爆炸声,我要朋友们明白我为什么要动用炸药复仇。”他在文章引用的日记中(写于2004年8月18日)还写道:滕 家镇政府杨副书记到我家说:“曲华强年底的救济给你加一加行不行?”我说:“那几百元的救济对我来说一点用也没有,还不够我必须用药的费用,而且,我父母 都80多岁了,他们自己都有病在身,连自己都无法照顾自己了,已经无法照顾我了,我现在只要求镇政府,镇建筑公司改正错误,重新按照国家法律、法规.公 正.公平地给我处理工伤待遇就行了,我没有多大的奢望,如果不能重新给我处理工伤待遇,能保证维持我今后的生活也行,如果这两条都做不到,那我只有一个字 ——炸!”

   从2004年8月18日他在日记中表示要用“炸”来“讨说法”,到2008年2月他在博客中扬言要爆炸复仇,其间经历了近四年时间。再从 2008年2月到2012年9月制造爆炸案,又过了四年半的时间。八年半时间,最终把一个残疾人逼上了不归路,难道当地政府会没有责任吗?

   2008年2月22日后,这个博客没有更新了,也许他对网络“鸣不平”失去了信心。让人们没想到的是,过了四年半后的2012年9月3日,他再次走进了镇政府制造一起震惊全国的大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Verify Code   If you cannot see the CheckCode image,please refresh the page ag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