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A 热点:香港反对推行国民教育声音不断壮大

2012-09-03
香港特区政府在新学年推行”国民教育”科目,所引起争议越演越烈,多个团体集会抗议外,学生还无限期绝食,事件逐渐政治化。不少学校因此采取回避态度,暂时不会协助推行,但仍有6所学校表示如期在本学年落实。(刘云报道)
image
9月1日晚间香港市民和学生聚集,举行反国民教育集会,声援绝食学生。(刘云拍摄)

在暑假期间,社会争议不绝的国民教育科,在新学年全香港一千多所中、小学里,终于有8所小学表示愿意协助推展。另一方面,一直力抗国民教育科的家长关注组发起人之一陈惜姿说,抗争工作现在才是开始。

“暑假结束了,但是,我们的工作没有结束,相反,是开始,因为家长真正知道在新的学年学校会教什么,如何推行国民教育科。家长真的可以打开小孩子的书包看看学校派了什么教材及工作纸。

中学生自发组织学民思潮,上周五将抗争行动进一步升温,70名学生成员占领政府总部外,3名成员更以绝食抗争,期望逼使特区政府撤回国民教育科,跟著,各反对团体又在政府总部外的公园举行嘉年华晚会,并宣布另外10人会接力参与绝食抗议。

image
学民思潮的黄之锋(左而),家长关注组的陈惜姿(右二)在周六晚(9月1日)的反国民教育集会上,获悉再有十名大联盟成员接力开始绝食支持学生,两人在台上忍不住哭起来。 (刘云拍摄)

2009年曾致公开函予中国总理温家宝,抗议打压维权运动的郑咏欣在周末的晚会上,力撑废除国民教育。她指,学生只看到中国的光明面,学生很难有胆量说”不”。

学生:偏面地相信执政集团,很难令学生够胆执笔同中共执政集团抗衡。
曾在大陆饱受过”洗脑”教育之苦,参加过小先队的朱耀明牧师更义愤填膺地,诉说一生最 大的遗憾:我人生最遗憾,就是我在大陆读小学五年级时,背著机关枪,袋著手榴弹上体育堂。这国家用仇恨种植在小朋友的心窝。我们反对国民教育,是因为我们 不容让仇恨、错误种植在弱少人的心灵。
夹杂著小童、年青人、家长及退休人士的集会中,已退休的关先生坦言,刻意来支持一群学民思潮的学生。他十分反对向小学生进行”洗脑”式的国民教育科。
已退休的家长专诚出席集会:尤其是政治上,倘有偏颇,由只有几岁的小孩子在小学开始便接受这类思想,我好惊他们将来的思想好难改变,如何将其纳入正轨是十分困难。
他更批评,香港特区政府因应学生及家长的强烈反对,因而成立的开展德育及国民教育科委员会,并说有三年的开展期之说,是一种杀人不眨眼的手段。现在政府所做的事,并不太对,开这样的委员会还欲用慢慢的手段来推行所谓的国民教育,如不少人所言,是温水煮蛙的手段。
2010年,前任特首曾荫权在施政报告中说,由今年起便率先在全港小学推行国民教育, 中学则于翌年开始。施政报告后,引起不少的民间团体如香港基督徒学会、国际特赦组织(香港分会)等表达关注,迄至今年中,由政府公帑出资,香港浸会大学当 代中国研究所编制、国民教育服务中心出版的”中国模式”教材,内里有关国情专题教学手册部份,被指出现严重偏颇的内容,立即引起学生及家长的极度关注。陈 惜姿说:现在是放一些东西在小朋友的脑袋里,小朋友其实是一张白纸。四、五岁的小孩非常天真,根本是鹦鹉学舌。他们什么也没有时,你要放进一些东西。我们 最担心的是那种价值观。她指,那种价值观并不是普世价值,而是身份认同。
因为这是一个政权,如国旗、国歌背后的象徵是政权,是政治。为何那么年幼的小朋友要向 他们灌输政治的思想呢?学民思潮中参与绝食的成员之一凯撒更说,其实,不只小学生容易被”洗脑”,即使大学生也会,他记起,早前便有一群大学生在香港维港 旁高唱”红歌”的情景,故此令他感到十分担心。
凯撒:老师给什么,家长给什么,学生都会好容易接受,中学生、大学生,以致成年人都是,因为社会的公民意识或自由平等的概念,我们的社会少有此文化。
撤回国民教育科的诉求,家长关注组除在互联网上载教授国教的学校名称外,及引起已毕业 的中学生自发组织关注母教是否开科的关注组;另外,上周五由3名中学生打开绝食的”战役”后,有10名包括大学生、家长及两名退休老师更加入抗争,进行接 力绝食。今年63岁的教协理事韩连山坚信,国民教育科是特区的政治任务,也是中国共产党惯常进行思想改造的手法。他更指,每所学校的头顶都有一把刀。
韩连山:教育局会派人到学校协助教师推行。当教育局发现老师在学校不是教指引中所讲的举喻或态度,他们便会批评学校。教育局有批款的生杀大权,无论教师、校长或办学团体都会因此而出现自我审查。
他相信,即使今天是开学日,国民教育科在香港仍未得到大部份学校的认同,所以,他觉得只要继续坚持抗争,便能给前线的持份者包括老师有坚定的信念去争取。
事实上,一个科目的开展,已令到所有的持份者受到困扰。虽然,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周日 接受香港商业电台访问时指,国民教育科于上届特区政府已出现,并不是突然间出现的议题,但是,学民思潮的召集人黄之峰则指,当时政府的谘询期只得3个月, 跟过去一些学科进行年半的谘询期有天壤之别。按政府原有的时间表,中学明年才开展国民教育科,但是,代表约八成中学校长的中学校长会已感到燃眉之急。中学 校长会主席阮耀邦承认,学校俨如”三文治”,在上的压力来自办学团体及教育局,在下则面对家长、学生及老师。至于,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教育局局长吴克 俭,以致由行政会议成员之一的胡红玉负责的开展德育及国民教育科委员会对学科的推展,都传出不一致的声音。阮耀邦说,他不排除特区政府这个做法是给自己留 有空间走动。
不过,在过去多次与政府相关的官员会面后,他有一个肯定的感觉。现在仍要开展国民教育科,在开展科目的前提下,有一个开展期,学校在此有自主性,现在教育局仍未讲”是否可以不开国民教育科,学校也有自主性”。
现在所谈的自主性其实是有条件性,只不过,讲”自主”时没有把”条件”也讲出来。现在目睹政府的状况是,它未能够在此刻解决问题,我其实觉得有点把学校做作挡箭牌。
反国教大联盟沈伟男宣布,10名包括大学生、家长及老师自发参与接力绝食后,23年前 同样由学生发起抗争的六四事件,俨如再度重演。沈为男说开会时,并未有提及六四事件,但是,六四精神却长存在他们心中。当年一群学生为了民主自由走到街 上,我想那份精神,香港人一直没有忘记,我想那份精神令到香港人重视核心价值,甚至维护它,我相信这份精神不只在这场运动,其实在回归后多场运动中都有其 影子。
中文大学政治系退休教授关信基则认为,由于香港特区政府并不是一个威权政府兼没有军队,故难以跟八九民运相提并论。不过,他承认,香港的民间组织一向有韧力抗争,故这场占领政府总部的抗争行动可能会持续一段长时间。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Verify Code   If you cannot see the CheckCode image,please refresh the page ag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