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滋血祸中国全脉络(1)

赵世龙
连载:调查中国   出版社:中国方正出版社   作者:赵世龙
在类似的这样一种状态中,18年前还未闻艾滋病的中国内地,如今已是艾滋病蔓延31个省市的国度。这种发展速度是惊人的!官方目前宣布中国的艾滋病人已有84万,其中只有5%的携带者可以明确定位,其他95%隐没于茫茫人海中。按照世界卫生组织的推测,如按30%的增长率,到2010年,中国的艾滋病毒感染者将达到1000万人。届时全球将有4600万艾滋病毒携带者,其中5个人中就可能有一个中国人。


因中国民间组织“北京爱知行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长万延海、执行所长胡佳,以及在大陆的“中国民间防艾第一人”高耀洁医师等人的努力,被捂了多年盖子的河南“抽血染爱滋”真相逐渐大白于天下,而“艾滋血”的流向令人不寒而栗,被认为是一起人类历史上罕见的公共卫生事故。专家认为目前我国艾滋病控制最大的敌人是对艾滋病危及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的现实严重性并不清楚。  事实上中国的艾滋病感染者远不止官方宣布的此数。据有专家透露: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河南省可能有数十万人在采血站感染艾滋病毒。至少应该在官方的数据上乘以五,才接近真实值。因为感染艾滋病有一个温度的显性期,加上很多患病都是卖血者,多居住在偏远山区,缺医少药,不到发病时,他们自己都不知道是否感染,根本没有被列入统计中。商洛地区只不过是这种非法采血活动的罪恶延续和下一个受害地区。

《揭开河南省传播艾滋病的“血痂”》(作者何爱芳)一文,披露了“血浆经济”导致河南农民集体感染艾滋病的情况:“1992年,全国躁动着发财梦经济热潮时,河南省卫生厅厅长刘全喜一上台就提出‘内靠公章,外靠血浆’的全民办血新思路。内靠公章就是大肆发证赚钱;外靠血浆,就是让地方卫生部门和地方血头组织发动农民大量卖血。”

“血痂”一文指出,刘在一次卫生系统内部会议上讲,要大力发展“第三产业”,大办血站。河南有9000多万人口,80%以上是农民,即使只有1%-3%的人愿意卖血,平均每年卖一至两次,收集起买给生物制品公司,就能创造上亿元财富,也算是帮助农民脱贫的一种办法。甚至在1993到1994年之间,刘还率领卖血团到美国,声称河南没有HIV带原者,而且血浆也十分便宜,吸引了美国的生物制药公司前往河南采购廉价的血浆。

那时河南开封率先响应号召办起血站,河南省卫生厅将其作为典范向全省推广,血站如雨后春笋涌现。除各卫生部门一窝蜂办血站外,一些企业、协会以及军方也纷纷参与,包括济南军区后勤部血液制品研究所、空军后勤部血液制品研究所,还有上海生物制品研究所等33家来自全国各地的血液制品单位,都到河南建点采血。根据河南省卫生部门的文件,90年代初期和中期,官办的“合法”血站就有270多家,非法的难以计数。

官办血站是“血浆经济”最积极的鼓吹者。那几年,在河南的医院门口,醒目贴着“献血光荣,救死扶伤”之类的宣传海报。“血头”们宣传采血的好处是:“血跟井水一样,抽几桶还是那么多,经常把老水抽出来换新水,去旧血,换新血,有利于新陈代谢,对身体有益无害。”

在这种让人恐怖的宣传下,农民们向“血头”伸出了手臂,也等于将自己的生命交给了魔鬼。当时血站普遍采用“单采血浆”法,就是将许多人的血液采集后,集中到一起,用分离机器将血浆(亦称血清)与红血球分离出来,血浆卖给了制药公司,混合很多人的红血球则回输给卖血者。“血头”的说法是,这样负责运输氧气和养料的红血球细胞并不减少,卖血者抽血800毫升,再回输400毫升,不会明显感觉身体虚弱。

但灾难就在这恶魔般的回输中降临了。抽血的多个环节存在致命漏洞:首先是抽完血后,用来剪断输血管的消毒剪和掐血袋口的消毒钳这两个器械,都与抽出来的血液接触;然后是当时普遍采用的离心机,内分12个小锅,每个小锅放两袋血,很容易出现血袋被甩破的情况。如果血站人员不严格操作,未扔掉破损的血袋,沾有别人血液的红细胞会被回输。再加上吸血清的管子重复使用,回输红血球就无异于向健康人群施毒。抽血者只要一人有如艾滋病、肝炎之类的疾病,被回输者就无一幸免。

卖过血的农民说,由1992年起,河南人血就已流向全国各地。东至上海,西到乌鲁木齐,北起黑龙江,南至广州及海南。我本人就采访过广东揭阳市中心血站卖血问题。“血头”们将大量受污染的血液卖给了上海和武汉等地的生物制药公司,制成白蛋白、球蛋白、干扰素及血小板因子等一系列营养药,向全国销售。

究竟这些药使多少人染上艾滋病、乙肝和丙肝等疾病?这本是卫生部门最应该做的事,由于是记者报道的禁区,没有人有能力去做这样庞大的调查。但至少我在商洛地区所做的调查中,有一例就是剖腹产输血感染艾滋病,其后又通过哺乳传染给了幼子,那就是商南县湘河乡红鱼口村的赵日爱。近年不断有输血感染艾滋病的报道。另如2004年5月,媒体报道因妻子住院时感染艾滋病毒,之后死于艾滋病,女儿也感染了艾滋病毒,河北省武安市农民王为军自2000年8月起蓄发明志打起了轰动全国的“艾滋病官司”。2004年4月29日,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做出终审判决,原告王为军及女儿获赔36204255元。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Verify Code   If you cannot see the CheckCode image,please refresh the page ag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