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躁的中国抵制不了日货

2012/09/25

      村山宏为日经中文撰稿:日经中文网9月18日刊登我的《中国抵制日货的可行性》一文激怒了很多读者。读者估计是对没有日本生产的原材料、部件和制造装置,市场相互关联的东亚经济就无法成立的结论觉得窝火。那就让我们再来重新考虑一下抵制日货的可行性。对于多数中国人来说,笔者的话或许刺耳,但还请大家耐心看下去。

0921-13-m
 kyodo

     如果想要彻底抵制日货,中国只要加强自身实力,能够生产日本制造的所有产品就行。在全球经济时代,一条龙生产的经济结构虽然效率非常低,但理论上并非不可行。如此一来,中国就可以不受其他国家企业和政府的干扰,按照自身的国情来发展经济。

上次我在文章里指出,在购买智能手机时,无论买的是美国苹果、韩国三星,还是中国国内企业的哪一款产品,其中都大量使用了日本的零部件和原材料。如果不愿意使用日本的零部件,那就必须首先建立起能在世界上站稳脚跟的半导体企业。只要建立起半导体产业,原材料企业和制造装置企业就会应运而生。中国从几十年前就开始高呼培育半导体企业,但直到今天,也没有培养出一家能够与韩国三星、台湾积体电路制造(TSMC)相媲美的世界顶尖级半导体企业。

半导体是一项竞争激烈的产业。每年最少也需要数十亿美元的设备投资。还需要长年的研究开发。而且,这些努力并不一定立竿见影。倘若对经济形势和市场动向做出误判,转眼之间就会蒙受巨额亏损。因此,企业需要具备能够果断做出决策的领导,以及能够应对灵活变化的企业组织。中国之所以没有培育起半导体产业,原因就是没有具备以上条件。企业就算拥有丰厚的资金,如果满脑子只想着马上赚钱,他们选择的往往都是房地产投资之类的投机方式。资金很少会投向半导体之类需要耗费大量时间才能盈利的烫手山芋。公司组织也是以僵化的官僚掌控的国有企业为主,欠缺根据世界市场变化快速调整产品能力。如果希望实现智能手机部件的国产化,首先就要丢掉短期盈利的想法。并且向研究开发注入大量的资金。向海外企业派遣人才,培养经受过严峻市场环境考验的经营指导者。

在文章中笔者还提到把日系汽车完全赶出中国市场同样困难。这是因为很多中国消费者购买日系车看中的是品质和油耗。怎样才能提升中国汽车产业的品质呢?对于这一点,强化零部件产业同样必不可少。汽车产业尤其需要提升中小企业的水平。日系汽车的好并不是好在设计上,而是好在零部件的品质上。

日本有很多制造零部件及其模具的中小企业。在年轻的时候,笔者曾经采访过一家制造生产螺丝时使用的“螺纹切削工具”的日本企业。那是一家员工还不到100人的小企业。制造螺纹切削工具虽然挣不了大钱,但在小小的工厂里,大家都在专心致志地工作。日本的中小企业以制造为豪,把全身心都扑到了金属和机械的加工之中。而日系汽车产业的品质,依靠的就是这些零部件的精巧。而反观中国,资金都向大企业集中,中小企业因为贷款困难,很容易就会倒闭。如此一来,就积累不到技术。因此,中国应该加大对中小企业的关注,采取措施协助他们进行经营。这样的话,汽车和机械产业就会越来越强,零部件品质终有一天会超越日本。

笔者还写道中国面临谷物短缺,正在借助日本商社的力量从巴西进口大豆。其实,笔者在听闻这桩业务的形式之时,也觉得“不可思议”。为什么中国企业不直接向巴西的农户购买大豆,而是要委托日本商社?如果直接向农户购买大豆,还能省下无谓的成本。日本商社方面给出的回答简单明了,“巴西的农户不一定有钱就卖。如果没有跟农户以及当地的收购商建立密切的信赖关系,他们就不会卖”。日本商社的员工在巴西的土地上奔波,挨家挨户访问农户和收购商,深化了与对方的关系。而卖给中国的大豆,就是这样一点一滴地收集而来。

       日本商社能够打入巴西农业还有一个原因——日裔。在巴西,长期从事农业的不少是来自日本的移民。在过去,贫穷的日裔移民以佃户的身份,在咖啡豆农场里默默干着人人嫌弃的重活。努力终究会得到回报,依靠存下的血汗钱成为农场主的日裔开始涌现。并且发挥农场主的力量,把在日本种植的大豆引进了巴西,在巴西推广开来。巴西人非常尊敬日裔为农业做出的贡献。日本商社都表示“日裔的声誉为收集谷物带来的便利不可估量”。这与其他国家来到巴西的移民无视农业,投机取巧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日本的材料产业和零部件产业之所以强大,绝不是因为科学技术领先。日本人踏实地做着大家都能做到的事,不计较钱财,自豪地制造着每一样产品。小企业会听取客户的要求,一点一滴地进行改进,争取使品质达到世界第一。直到今天,他们依然每天都在做着改进。日本企业依靠的既不是华丽的技术革新,也不是美国式的创新型经营改革。而是通过好品质逐渐为世界所熟知,吸引全世界的企业使用日本的零部件、材料和机械。最后才带来利润。

当然,日本人也有不少缺点,以及历史上的污点。从企业经营来看,夏普、索尼等大型家电企业因为组织过于庞大,业务转换的速度变得极其缓慢。小规模时代的创造力也在逐渐丧失。甚至失去了像三星、鸿海等韩国、台湾企业那样强大的经营领导能力。尽管如此,日本经济却依然屹立不倒,这是因为日本企业也保留着优点。那就是不受眼前利益的蒙蔽,通过长期的努力工作培育果实的性格。三星和鸿海都是通过与这样的日本企业合作,学会了对待制造的态度,最终赢得了超越日本企业的实力。

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已经赶超日本,成为了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经济体。对于中国来说,在今后重要的应该不再是量变,而是质变。如果能够制造出凌驾于日本企业之上的原材料和零部件,中国就不再需要依靠日本企业,在经济上和政治上都将更加灵活。但质变没有窍门,就算抵制日本企业也无济于事。就像三星和鸿海一样,日本企业身上应该有值得学习的地方。对于日本人和日本企业的缺点,也必须要加以研究,将其作为反面教材汲取教训。

如果我是中国人,或许会这样说:“走上街头呼吁抵制日货未尝不可,但让我们更加踏实地工作吧。让我们的产品在质量上超过所有日货。如此一来,日货就会自然而然地从中国市场上消失。”(本文只代表个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Verify Code   If you cannot see the CheckCode image,please refresh the page ag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