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新聞網 | 共產黨在語言上已窮途末路

《明鏡月刊》記者 高伐林整理

10月上旬在紐約舉辦的“胡趙精神與中國憲政轉型國際研討會”,60餘位來自中國、美國、歐洲的學者出席研討會,美、英、法多家媒體與會採訪,30多位學者在會上發了言。現根據錄音,整理摘錄部分學者的發言內容。

吳祚來(中國文化學者、專欄作家):

胡趙精神,我將之歸納為:就是回歸常識的天道精神,回歸人性的人道精神,勇於平反、面對歷史,勇於改革、面對現實,同時兼具面向世界之胸懷和面向未來之眼光。

共產黨在語言上已經窮途末路,他們一直使用個性化的語言,特色的語言,實用的語言,而不使用符合政治哲學的語言。鄧小平的“摸著石頭過河”,“白貓黑貓”就是如此。看起來是回歸常識,但過度使用這樣的語言之後,使他們在理論思維上出現困頓,最後是無話可說。胡錦濤曾經有“科學發展觀”,“維穩”這些關鍵詞,到了習近平時代,大家就在替習近平想他的“關鍵詞”該是什麼?他的時代該怎樣定性?現在找不到詞了!就是說他的語言已經窮途末路無話可說了。

H00
吳祚來

30年來中共提出的一系列政治口號,我們可以分類:從“兩個凡是”到“五不搞”,完全是庸俗化的語言;從“不爭論”到“不折騰”,是家長式的勸告;從“摸著石頭過河”到“一心一意謀發展”是機會主義的實用思維;從“三個代表”到“科學發展觀”,是極力迴避普世價值的語言;從“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到“以經濟建設為中心”表示國家對財富的崇拜;從“四項基本原則”到“穩定壓倒一切”,都是一種強盜邏輯。總的來說,所有這些口號都迴避了普世價值。一個執政黨,一不倡導正義,二不倡導民主,三不堅持憲政,而這些本是表現執政黨元素的承諾,全被迴避掉了,只是有時作為點綴才出現在一些文本當中。政治家最應該追求的是價值,但被他們環顧左右而言它,在中國從上到下都只是財富崇拜。

胡趙時期提出“實踐是檢驗真理唯一標準”,這個積極的口號被鄧小平利用,變成了“實用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最後再變成“對我實用的才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鄧小平對“六四”的處理就是依據“對他實用”的方式。

在提出“實踐是檢驗真理唯一標準”之後,中國主流社會和中國共產黨沒有在理論領域有任何進步,甚至大倒退,表現就是反對“普世價值”。2008年中國出現關於“普世價值”的大討論,溫家寶在國外多次表示對“普世價值”的認同,但由於背後的壓力和阻力,內部文件通知不允許討論“普世價值”。

中國共產黨的理論基礎是馬克思主義,是暴力革命改變世界格局,除非共產黨改叫“共和黨”,否則是不可能改變的——從意識形態來講,中國的領導人不可能完成這一革命性變化。

中國近代歷史負擔沈重,從剝奪地主土地到現在的拆遷問題、民族問題等等,不管賠多少也賠不起共產黨帶來的所有災難!(《明鏡月刊》34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Verify Code   If you cannot see the CheckCode image,please refresh the page ag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