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街头举牌“打倒共产党”的黄文勋被拘留10天后获释
请看博讯热点:抗议示威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3月2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2013年3月21日晚上8点左右,因举“不要恐惧,打倒共产党!打倒独裁专政!民主、自由、宪政、人权、平等万岁!建立民主中国!我们才是国家的主人!”标语牌,而被行政拘留10天的深圳民主人士黄文勋,拘留期满被释放回家。行政处罚决定书上所列罪名是“扰乱公共场所秩序”。
201303262307china1
201303262307china2
刚刚释放的黄文勋,撰文《在深圳失去自由的日子》,控诉了他在拘留所中遭受的一系列不人道待遇。


201303262307china3
黄文勋在文中说:“一、2013年3月10日下午15时许,深圳华强北派出所警察在未出示任何证件与告知任何事由的前提下,将我绑架至华强北派出所,并以涉嫌“扰乱公共秩序”的名义对我作笔录,其中多次无视与剥夺了我通知律师与家属的权利,后才陆续补充了绑架我的“传唤”凭证等手续,但并未留 给我一份。3月11日下15时30分其所谓“传唤延迟至24时”的期限已过,却未释放我人身自由,亦未有任何书面法律文书告知我事由。

二:3月11日17时,他们无视事实真相,听从国保指挥拿了一张“行政拘留10天,罚款200元”的文书给我看,后又拒绝我多次的要求,在这份拘留书上签字与释放我的要求。不久,派出所便服在未让我签拘留书又未出示其任何证件证明其身份的同时,强制拷押将我送往深圳福田拘留所。警号为050254、057782的陈劳彬与李宗明分别作了一份笔录。

三:3月11日18日到达福田拘留所,事前已在附近检查过身体,各项指标都正常。进 入拘留所在厅,他们让我坐着等待,在与一位约60岁的医生商量了十分钟之后才让我在一份体检表上签名,上面却写有“轻微精神病”一项,我抗议涂改了后才签名。

四:在这些便衣与拘留所交接时,拘留所无视我告知没有拿拘留书给我签名就接收是违法的,但其双商量好了之后拿了一份上面写着我拒绝签名为理由的拘留书。

五:3月12日,被关押在拘留所的我提出要见律师的权利,他们无视我的正当诉求,抗议他们程序违法拘留接收我,每日高喊举牌的内容表达对他们违法的抗议。在拘留所警察约谈中,一位唐姓警察对我进行了人身攻击,打了我一拳致使我受伤,并没有人阻止他的违法暴力行为。在后续的日子中,他们每天无视我的抗议,并且每日用手拷将我拷在窗户的铁栏上;18日,同一位唐姓警察在我抗议时,趁我不备向我吐口水进行污辱,我却理性地跟他讲道理,作为警察应该如何运用法律与使用权力;一位约50岁的警察对我头上打了一拳,在拷拉我时,勒伤我脖子,并使我一度窒息。

六:3月21日,是非法拘留期满的日子。拘留所却听人国保的电话口头命令,超期关押我至晚上8点。‘正常都是上午9点释放’,当天国保便衣未出示任何证件就对我进行问话与笔录,我在笔录中补充上我的质疑;20日另外两位‘梅林派出所便衣与国保也在不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对我进行过问话。’

七:3月21日晚20点,我从拘留所出来,在门口呐喊以示抗议他们的非法超其关押,却有人预期性地对拍摄并有两辆轿车跟踪拘留所警察送我到附近的公交站台,且又在未出示证件与告知的情况下暴力将我绑架至梅林派出所,期间将我的手表摔坏,眼镜变形,并受到人身攻击,甚至上车后也被踢了一脚。有一便衣还用客家话辱骂我,我仍然保持理性请他文明。在派出所,他同样剥夺了我通知律师的权利,晚上11时多才放我出来。放我时,便衣国保用语言警告并威胁,后仍有尾随跟踪。

八:3月21日凌晨,发现我手机开不机,是因为一个负极接电片被暴力拆走了,一枚螺纹钉也不见了。我这手机虽然触屏摔破了,后面不曾有摔掉过任何东西,当时电池也是满格的。在我进拘留所后曾正常开机,几分钟并接听过一个电话,电量是将近没有了状态。22日我拆解手机后发同主板有明显动过的痕迹。这显然是在我被关押期间,国保与拘留所勾结将我手机从电子储物柜窃取动过手脚”。

博讯记者从知情人士哪里了解到 :3月10日下午2点,黄文勋约好他的一个朋友,华强北给其拍照。本来约的时间是2点,没想到坐车出了点状况,3点才到华强北的女人世界处相见。
这位朋友见他手里拿着一个大大的用报纸封好了的牌子,说:今天要从华强北举牌游到市政府去,抗议深圳国保及警察对他所做的一系列违法事情。
他一个人的游行是从下午3点20分左右开始的,他撕开了包好的牌子,牌子上毅然写着:“不要恐惧,打倒共产党!打倒独裁专政!民主、自由、宪政、人权、平等万岁!建立民主中国!我们才是国家的主人!”
开始几分钟的游行还很顺利,他一边举着牌子游行,一边不忘了给人们发自己的名片与讲说,围观的人们有些,但大都只是回眸与侧目,并没有给任何行人构成不便。
正当黄文勋朝市政府走去的时候,有穿着警察制服的警察突然用对讲机叫了起来:“有人举着牌子,上面写着打到共产党!”。
此时警察们开始多了起来,他们飞快地朝黄围了上去,这一围上去,使原本平静的游行热闹起来,很多的人们围了上去。
黄被越来越多的警察包围了,开始黄还有辩驳的机会,没过一两分钟,黄的牌子被抢了,黄也受到了警察的围殴,之后黄就被几个警察架空了地抬着走,直接把他架到福田公安分司的流动警车上。
在警车上发生的了什么?外人是无人知晓的。整个过程没有持续20分钟,此时围观的人群散去了,华强北依旧恢复了平静。除了一些知情人士替黄文勋担忧之外,恐怕没有几个人真正知道这个理想广义者为什么要“打倒共产党!打倒独裁专政!”。
201303262307china4
201303262307china5
201303262307china6
201303262307china7
201303262307china8
201303262307china9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24137152307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Verify Code   If you cannot see the CheckCode image,please refresh the page ag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