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租车是中国式管理的微缩景观

 

 

童大焕—2013522星期三

 

因为打车难,尤其是高峰期打车难,北京出租车又要实行调价听证了,听证的结果尚不得知,但据说是两套方案取其一,两套方案对于起步价的调整相同,都由现行10元涨至13元,燃油附加费由3公里以上运次调整为全部运次加收1元。调价隐含的逻辑是:既然打车难是由于出租车司机普遍在高峰期因拥堵挣不到钱而不愿出车,消费者就多花点代价用金钱买时间吧。

这样做如意算盘真是打得好:司机愿意出车而不在高峰期交接班了;消费者因为打车贵而减少需求了,两相夹攻,“打车难”迎刃而解!唯一不变的是管理者和出租车司机旱涝保收甚至可能借机又得好处。但你不会干脆把起步价提到50元,“专做有钱人的生意”,不仅打车难可以缓解,管理者和出租公司利益丝毫无损,而且司机也不必那么疲于奔命!但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因为那时消费者可能会更多地选择黑车而把“正规出租车”无情地抛弃。

一部出租车的历史,就是一部中国式管理的发展史,出租车就是中国式管理的微缩景观,不妨透过这个景观,看一看中国式管理的东洋镜。

出租车一开始多是自发的,市场有需求,于是嗅觉灵敏者买了各种各样的车型上路,管理部门也是直接发牌照。那时候司机过得很滋润,收入往往在普通白领之上。

后来有关方面发现有利可图,开始实行车型、价格和数量管制,并且一些城市相继采用公司制。这样的公司制,就像农民土地和房屋的“被集体”一样,不是自由人的联合体,而是不自由人的被集体被公司。只有公司才能拿到牌照,或者哪怕像天津一样个人可以拿到牌照,但由于配额有限,配额就成了有价之物。北京的配额价值几何,因为有公司制做了障眼法,外人参不透。天津的配额,一开始是不收费的,但后来由于配额有限,市场上就炒到了五六十万元一个,将近车价的十倍之多!

大量的寻租,应该就在配额中展开。而配额有限,出租车公司就开始公然成了食利阶层,向出租车司机收取血汗份子钱。出租车公司成了血汗工厂,司机疲于奔命,即影响健康也影响安全,还助长司机的道德风险——比如绕道,比如高峰堵车时不出车,比如收了乘客的钱不断地用假钞换手说乘客的是假钞,等等。

要想维护配额的“租金”,必然就要使配额处于稀缺状态,打车难就无论采取其它多少手段都是镙丝壳里做道场,走走形式掩人耳目而已!

事实上,政府的大量管制都是社会乱象之源!出租车的车型、配额和价格管制,都遭遇了全面失败!配额管制的失败体现在很多地方黑车数量远远大于拿到正规牌照的出租车;车型管制则使出租车彻底告别了分层服务,使出租车行业的竞争和分化根本不存在,一个原本应该囊括货车、小面的、小汽车、商务车、豪华车型等丰富层次服务的出租车市场,彻底变成了一个千人一面、服务层次和水准低下的垃圾市场;价格管制的失败则体现在各地无时不刻存在着的出租车议价现象上,比如司机夜班后回家,不少人主动加入了“黑车”一样的拼车行列。太原出租车8元起价,1.6元每公里,但太原机场的出租车不论远近动辄八九十元才愿意开跑,因为在机场等候的时间通常需要两小时,而且要交停车费。

我们不仅要看到现行管制下出租车公司的寻租食利,更应该看到管制过程中的政府腐败。政府管制才是一切腐败和寻租之源。我们不仅要看到打车难,更要看到打车难导致的城市私人小汽车泛滥引发的交通拥堵和汽车尾气污染,而尾气污染已经成为城市污染和市民健康的头号杀手。正因为有很多有老人小孩的家庭打车难而不得不买车,而买了车平时不用又对不起昂贵的各种费用,于是乎城市越来越堵,打车越来越难。恶性循环。

如果打车不难,私家车可以减少很多,那么城市交通畅通,公交优先就不再是梦。

层次分明的出租车市场理应成为公交之后的市民第二出行选择,前提是彻底放弃政府管制。汽车已经是非常成熟的技术,汽车和熟练司机都不是稀缺资源,甚至连配套的保险服务都已经非常成熟,一切都不需要政府特别管制。如果确实要管,也不是管理车型、数量和价格,而是从数量管理到质量管理,管理出租车的质量和司机的质量。

出租车的发展史就是一部浓缩的中国式管理发展史,甚至可以说是一部浓缩的当代中国发展史,在政府不断加强管制的过程中,管理者、经营者成为彼此互相依存的食利者,劳动者和消费者则成为被盘剥的、任人宰割的案板上的肉!管理的一切出发点,不是为了更好地发展和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求,而是为了更好地寻租。为了方便管理和寻租,甚至不惜直接叫停创新。

就在笔者写此短文的时候,《南方都市报》消息说,深圳紧急叫停手机打车软件应用。据悉,该手机打车应用只需乘客和司机免费下载手机软件,双方就可以互相知道附近哪里有车,大量减少司机空驶,乘客则比路上招手方便得多。但从内部下发的《通知》上看,深圳市客运管理局认为,手机打车软件存在着广泛争议和监管质疑,对行业带来不稳定隐患,容易造成司机拒载和挑客。

在我看来,这只是管理部门扼杀创新的一个借口而已(招手叫车遭遇的拒载和挑客还少吗?),根本目的是维护配额的稀缺性。想想,空驶率少了,乘客打车容易了,他们的配额含金量不就被稀释了吗?!

千万不要相信“管理部门(此处可以根据有关部门的宣传口径随意转换名词)没有特殊利益”的鬼话,“有关部门”往往就是最大的特殊利益群体。一个好的市场,甚至一个好的中国,绝对不是政府管出来的,而是市场自由、公平地竞争出来的!要就要直捣黄龙府,各种劳民伤财、过家家走形式的听证会,可以休矣!你不休可以,市场和技术进步会让你休!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Verify Code   If you cannot see the CheckCode image,please refresh the page again!